草莓小猪向日葵黄瓜

棋道,讲究很多。

天武大陆速来以武道结合棋道,每一步棋,都如同一种武道的理解。

论修为和武技造诣,赵灵然并不算顶尖,但是要论对武道的理解,整个皇都年轻一辈也不一定能找出一个能够与她相提并论的人。

可以说,棋道,赵灵然完全可以纵横年轻一辈。

落子,攻伐,回转,点星。

赵灵然一开始,便是以星辰九错之法开局,点点棋子如同星辰,元力迸射之间,如同武道攻守。

然而仅仅两个回合,叶凡便将赵灵然的星辰浩海撕碎,苍龙直取星核,胜之。

快,快的让赵灵然无法想象,即便是老一辈的强者,能够在棋道胜过她的也不多,今日却被叶凡摧枯拉朽的击败。

这种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当即看向叶凡,只见叶凡俊逸的脸上没有丝毫得意,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不知为何,她想到了叶凡说的那句话:普天之下,还没有我教不了的东西。

这不是盲目自大,这是强者的自信,外界传言他靠出卖家族上位,简直可笑,如此优秀的男子,需要靠这种手段?

楚皇显然是看出了叶凡的才能,否则也不会让他来教导北宫雪,突然的,她有些羡慕北宫雪。

青葱美女清纯甜美照

已经完全胜过了两人,叶凡转而看向北宫雪,朗声道:“还有什么问题,一并问来。”

北宫雪闻言想要拿出北宫寒宵交予她的武技刁难,却不知为何,心中又不想拿出来,若是叶凡真的不会这本武技怎么办?

这是只有女人才能修行的武技,叶凡必然不会,他这般博学,单论琴棋书画,整个皇都老一辈也没有能够胜过他的,做自己的师父倒也可以。

“我现在还没有想出来,就暂且做我师父吧,不过要是教不了我东西,我可是要随时反悔的。”

北宫雪娇声道。

叶凡随意的点了点头,心中暗自郁闷,怎么感觉他才是徒弟,教别人东西别人还挑三拣四,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叶公子大才,我们二人可否时常过来听一听您的教课?”

上官听雨直言道,这一番比试,已经让叶凡的形象彻底归正。

“哦,我随意,只要我这徒儿没有意义就行。”

叶凡说起徒儿来,倒是自然无比,北宫雪当即翘起嘴巴,怎么感觉自己好像亏了。

……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北宫雪这小妮子仿佛刁难叶凡上瘾了一般,每天都换着花样让他教,要么就问一些极为生僻的知识。

偏偏没有一项能够难倒叶凡,上到大陆未来走势推测,有理有据,下到王朝治理,武技一道谈到天阶之尊,又能从人阶武技分析,可谓无所不知。

琴棋书画,烹饪相马,甚至连一些下人做的事情,叶凡也能够指点一二,他就像一个万能使者,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这三天赵灵然二女几乎每天必到,其中很多鬼点子都是三人合伙商议的,每一天教课结束,三女都会躲在房间里商讨明日怎么刁难叶凡。

好在北宫雪是个羞涩的小姑娘,否则怕是连男女之事都要问上了,不过有赵灵然这个狐媚子在,这种问题还真不一定问不出来。

今日叶凡没有前往皇宫教课,给北宫雪放个假,他自己也要去闻香识人拿些东西。

闻香识人处。

叶凡摇着招牌扇子悠然自得的逛了起来,这次没有带叶残和叶鬼,这两货完全就是女人绝缘体。

相比于上一次,这一次叶凡的待遇完全不一样,不少靓丽的女子见到叶凡便扭着性感无比的小蛮腰魅惑的走到他身边,开始攀谈。

叶凡自然来着不惧,一摇一摆的走到青楼后院,这些人自然是有特殊关照,将他带到后院之后,便躬身退下。

后院走廊处,一道身影穿着白色长衫,双目狐媚一般的盯着叶凡,双唇似血,诱人无比。

“叶公子,有礼了!”

洛馨轻声道,主动走了上来,素手轻轻的挽住叶凡的手臂,娇羞无比。

叶凡露出一丝笑意,这种阵仗对他来说完全是小儿科,洛馨的想法他一眼便能分辨出来,接近自己,套出他背后莫须有的师父。

叶凡心中有数,一个能够知道天下商会的高人,他们不会轻易招惹,若是知道他没有这个高人师父,以他这么大的生意,怕是早就被吞的一点不剩。

以他的推断,这些人绝对暗中调查了他的情况,只不过根本毫无头绪,越是如此,他们对自己背后的‘师父’就越忌惮。

“叶公子,可真坏,那日还说是听三皇子告知,害的人家误会了,若是知道那信息是所知,当场续了我的曲,或许人家已经是的人了。”

洛馨柔声道,声音有点软蠕蠕的,听起来让人心中发痒。

“一本地级高阶武技换姑娘一夜春好,倒也划算,只可惜,本人资产浅薄,不足以如此奢侈。”

叶凡意有所指的笑道。

“咯咯,公子说笑了。”

洛馨闻言微微愣住,接着轻笑道,双目之中露出一丝不快,这个叶凡还真是不知好歹,竟然如此讽刺我,将我与那些风尘女子混为一谈。

叶凡双目之中露出些许亮光,心中暗自嗤笑:明明就是妓,偏偏要搞得自己好像多么高贵一样。

叶凡倒不是对青楼女子有偏见,每个人生活不易,相信若是有别的路,她们也不愿意如此。

只不过他对洛馨这种人非常不待见,仿佛别人就该倾其所有求一夜欢好一般,甚至说别人花了钱说撂担子就撂担子。

若是真的这般高贵,就不要搞什么噱头去吸引那些人傻钱多的贵族公子。

当然,这些人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她别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一切都好说。

两人各怀鬼胎的走到屋内,李青语已经在后院等待,在她的身后,还有一群年轻的男女,一个个身上有些邋遢,有着手镣脚镣,双目无神,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

三百奴隶,而且个个都是地品以上的资质,只不过因为丹田被毁又或者天生废丹田而无法修炼。

三百个人,无论男女,身体都算不错,叶凡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天下商会的生意质量一直很高。”

“叶公子夸赞了,这是需要的三百刀剑,其中一百五十把长刀,一百五十把长剑,以及两把殒神铁打造的兵器,还有需要的药材。”

李青语笑道,从手中取出一枚戒指:“这枚储物戒一并赠送给公子,就当是与公子结个善缘了。”

储物戒指,这可是高等货,楚国能够拥有这等宝贝的都是地位极高的人。

这次叶凡的生意不小,传到总部之后,总部很是高兴,给予李青语极高的嘉奖,更是叮嘱她尽量与叶凡交好。

故而这次李青语倒也不小气。